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发布时间:2022-07-09 来源:国内新闻 点击:0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很多人都觉得传销离自己很远,但其实它随时都有可能披着各种皮出现在你的生活中。横发会之前也分享过不少揭开传销套路的文章,旨在为大家的搞钱路避坑,看完记得分享给你身边的人。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2017 年初,当时我刚开始实习,月薪 5000 元,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

那一年,北京平均房价是 67951 元 / 平方米。第二天,我就果断辞职订了去绵阳的机票。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下了飞机,我爸来接我,与他同行的还有他的生意伙伴 A 叔,我们随后进城吃饭。

家里一直做着保健品行业的生意,我在路上问他们来四川是不是为了拓展市场,但他们一直闪烁其词,只让我先好好休息,明天跟他们出去办事。我没有多想,便跟着他们一起去吃饭,然后回到了出租屋。

出租屋位于绵阳市区一个环境不错的小区里,是一间两居室,A 叔并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

我特别好奇,什么样的生意可以无成本地两年赚五百万?拗不过我一直问,我爸终于和盘托出:" 国家为了提升国民的消费能力,达到全民小康的目标,会将一大笔资金投放到老百姓手中。"

" 但是这种事只能隐秘地进行,并且不能通过官方渠道,其一是国际上有约定不可以直接给老百姓发钱,其二是避免官员中饱私囊,其三是有目的性地投放到普通收入家庭手中。国家通过一家国企来暗中操作这件事,那就是北京新时代健康产业集团。"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北京新时代健康产业集团发布声明

我当时满脑袋问号,这件事听起来实在是不可思议。于是我问道:" 那国家用什么样的形式发钱?"

我爸说:" 需要每个参与人发展更多的成员参与到这件事中来。"

听到这里,我已经有一丝不详的预感了,再三追问后我彻底明白了,这就是传销。

但这其中的具体运作模式他并没有和我讲清楚,说会有专门的老师来讲,要比他讲得更清楚一些。

当我意识到这是传销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带他离开这里,但我爸却对我的劝阻嗤之以鼻,说我还太年轻,以前国家还搞过无息贷款的活动,直接从银行贷款没有利息甚至是不还钱都可以。他坚信国家会采用这样送钱的方式来帮助民众摆脱贫困。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劝说无果后,我逐渐冷静下来,我意识到他已经彻底沉迷其中了,我需要从根本上瓦解他的逻辑体系才可以。

于是,我答应了他明天一起去 " 听课 ",去了解这件事的背景和原理。

我爸离开房间后,我立刻打开电脑开始搜索 " 绵阳、新时代、传销 " 这些关键词,果然找到了一些和我有相同遭遇的人。他们在微博和贴吧里询问该如何解救家人,但是只有寥寥数语,并且我的回复和好友申请也都石沉大海。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百度 " 国珍松花粉吧 " 里有不少人在求助

我想过第二天直接去派出所报案,但是网上有人分享经历,说报警、找媒体曝光这些路数全都行不通,当地的执法部门并不受理,也不会给立案。

我还担心报警会惊动传销组织内的人。我现在对这个组织还一无所知,如果执法部门中有他们的眼线,那么我去报警的话可能会有人身安全上的危险,于是我选择按计划去听课,再择机行动。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A 叔上门来带我去听课,我爸并未随行。我问 A 叔," 咱们怎么过去?"A 叔说走过去,我以为距离应该不远,所以也没多想。

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四十多分钟,到了目的地后我已经很疲惫了。后来我才明白,选择步行就是消耗听课人的体力和精力,让你更愿意坐下来聊会儿天,并且把有限的精力用来听课而不是思考其中的漏洞。

目的地是另一个小区的一个简陋出租屋,我跟着 A 叔进了门,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接待了我们。他和 A 叔寒暄了几句后引我们在沙发坐下,倒了杯水后拿出电脑,开始了这次的课程。

他先是打开了一段新闻联播视频,是国务院发布的2020 年全国人民奔小康的目标以及西部大开发政策相关的新闻内容。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当时他们要展示的资料

我大概知道了这是先介绍背景,让这件事看似是有官方政策的支持,利用国家的公信力作为背书,向听课的人植入这不是违法行为的概念。

整个课程进行了两小时,从新闻联播到人民日报,再到对政府官员的采访,汇总了各式各样的政策信息,并且由中年男人一直在进行解读,并未提到我需要做什么。

结束上午的课程后,我们回到租住的地方简单吃口饭休息了一下,便又长途跋涉到了另一个小区,见了另一名讲师,开始了下午的课程。

这个传销组织跟咱们以为的传销组织不一样,他们并不是聚在窝点里,而是所有成员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不聚集。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下午的课程承接了上午的内容,这个讲师根据网上流传的一张各个阶层家庭收入标准的图片,说是某专家提出的概念,包含贫困、温饱、小康、富裕等阶层划分。

其中小康家庭的年收入标准是 50~100 万,那么结合现实情况来看,绝大部分家庭都没有达到小康家庭的收入标准,那么国家 2020 年全民奔小康的目标该如何实现呢?国家送钱!

据他所说,这件事已经隐秘的进行了很多年,但是距离 2020 年越来越近,国家开始扩大规模,吸纳更多的人参与分钱。

随后他便继续对这一政策进行各种解读,指出实际上就是通过西部大开发这个项目来达到全民奔小康的目的,并列举了很多新闻内容来佐证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合法性。

当然,这些都是他们对政策的歪曲解读。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我当时拍摄的资料

第一天的内容,主要是利用真实存在的政策和大家耳熟能详的概念,为传销活动披上一层看似合法的外衣,虽然大家平时经常可以听到这些政策目标和口号,但其实并未有过深入的了解,从而使得听课人降低心中的防御性和警惕性。

接下来还有四天,一共八节课:

第二天,他们开始介绍新时代这家公司的背景,是直销行业内首批获得直销牌照的内资企业之一,也是行业内唯一一家央属企业,也是这件事的实际操作方。

同时介绍了这家公司的重要产品——" 国珍 " 松花粉,并夸张的描述了这个产品的功效,借此表示这件事不仅是可以发财的事情,也是利国利民保障大众健康的事情。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第三天,主要介绍五级三晋制度,加入需要缴纳 38000 元,通过发展下线,逐级晋升,并且期间可以持续 " 拿工资 ",直至发展满 55 个下线后 " 出局 ",拿到国家通过新时代公司发放的 500 万。

为了降低进入的门槛,他们甚至还推出了不同的套餐:缴纳 13800 元,出局后可以拿 100 万;缴纳 26800 元,出局后可以拿 300 万。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有人在知乎回答中揭秘,评论区有不少人在求救

并且,他们通过一些央视的公益广告,解读出了国家想要通过广告传达出迫切希望人民加入进来的意愿。

第四天,他们开始美化五级三晋制度,说韩国、新加坡、美国这些发达国家都是通过这样的制度和体系得以快速发展起来的,并列举了种种证明。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实际上,这都是由他们杜撰的新闻、发言,或是歪曲解读,有些话现在听起来都会觉得好笑,比如他们说,一美元纸币上的金字塔,代表了五级三晋制度。

到了最后一天,听课的人基本上都会起疑心,这时候他们会说国家打击传销实际上是" 宏观调控 ",避免被大多数人知道这件事。

其实这已经前后矛盾了,他们说被宏观调控吓跑的人都是 " 无胆无识 " 的傻子,并拿出一些参与者被抓捕时满面笑容的照片,说这都是在配合公安机关演戏,这些人被抓捕后很快就会被放掉。

我心想,这些都是受骗者,当然要放掉啊。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在打消听课人疑虑的同时,讲师还展示了 " 老总 " 的 " 出局宴 ",以及他们购买的豪车等照片,以此来诱惑听课人参与。

听完全部课程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被骗入局。其实这就是利用了大众对国家公信力的信心,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并且满足了一部分人想不劳而获的心理。

这套课程总结下来看似漏洞很多,但处于连续五天的高强度 " 洗脑 " 中,大多数人都会迷失在其中。

并且,他们也会有选择性的邀约亲友前来听课,避开事业有成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美其名曰 " 把机会让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他们还拿出报纸来佐证

在了解了全盘逻辑后,我试图把我发现的漏洞一一指出,劝说我爸离开这里,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

" 宏观调控 " 这个概念,已经使得我无法再使用什么法律条文和新闻报道来证明这件事是违法犯罪行为,其他的问题我爸统统以我年龄小、经验少为由来反驳。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无奈之下,我只好先答应他缴纳 26800 元 " 申购 " 一份松花粉入局。

可我万万没想到,交钱时还遇到了困难,因为我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在听课过程中多次忍不住打断讲师,指出了其中的漏洞。被讲师向上线反馈为 " 不老实 " 的人,为了大局考虑要拒绝我的申购。

这样一来避免反传销组织的人混入其中,二来避免我加入后,接触的成员多了以后发出不利于他们洗脑的言论。

没成想,我爸和他的上线 A 叔找人拉关系求到了 " 老总 " 那里,还是争取到了对我进行面试考察的机会。为了让我顺利通过面试,他们还给我安排了补课,把之前讲的内容又温习了一遍。

为了完成我的计划,我只能硬着头皮听,然后在面试当天好好表现了一下,这才顺利申购入局。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入局之后,我们依然要定期进行上课,但这时的内容已经变成了教你如何挑选合适的亲友,以及各种把亲友哄骗过来的话术。

这些话术教我们通过来绵阳包工程、做生意、投资、游玩等谎言对亲友进行邀约,等他们到了绵阳后先安顿好生活,一定到做到无微不至,然后以 " 串门 " 的名义带亲友进行听课,并且在听课的这几天里,要寸步不离的守着亲友旁敲侧击,直至完全听完课后请亲友入局。

在入局者眼中,听课听到一半落荒而逃行李都扔下不管的人是没有福气的傻子,听课过程中想走没走掉最终入局的人是大家打趣的小可爱。

组织内各人视其他人为亲密无间的家人、战友,甚至是可以发展超友谊关系的对象。

每条线上的 " 老总 " 也会定期聚集大家吃喝聚会,一方面可以通过自己穿金戴银、一掷千金的豪爽行径激发下线的热情,一方面也可以掌握下线的精神状态,然后进一步洗脑控制。

这也是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最显著的区别。北派传销多以人身控制为主,依靠暴力迫使受害者为其服务。而南派传销则以精神控制为手段,讲究的是愿者上钩。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北派传销的受害者一旦逃离窝点,马上就可以带着警察杀个回马枪,而传销头领、中层干部、底层打手往往都居住在一起,导致北派经常被警察一锅端,然后媒体记者跟进报道。

所以北派传销的手法大家都比较清楚,印象中的传销也都是这个样子。

但经过南派传销深度洗脑后的受害者,都坚信这是个美好、高尚的事业,撵都撵不走,被警察抓走还自认为是被 " 宏观调控 " 了而沾沾自喜,前脚遣送回老家,后脚就自己买票回来了,粘性极高。

南派的干部们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往往采用单线联系的方式,一旦下线被抓,根本没办法顺藤摸瓜找到上线。放在战争年代,这些人都是搞情报的一把好手。

南派人提起北派的同行们也是咬牙切齿,暗恨着这帮人不守行规,搞臭了传销的名声,增加了洗脑工作的难度。对外也会和北派划清界限,说他们只是借着这个名义谋取私利,言语间表达出与其不共戴天、势不两立的态度。

但实际上,他们不过是一丘之貉。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有人生病吃了这个产品之后抵触吃药,结果不治身亡

因为我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加入组织没多久就成了组织中的网管和装机师傅,他们讲课时都需要使用笔记本电脑,组织高层人手一台。所以我接触了很多组织成员甚至是各条线的 " 老总 ",从而接触到了讲师这个职位。

大多数入局者,除了邀约亲友入局后可以领取几千块钱以外,没有其他的生活来源,而邀约接待亲友的成本和自己租房生活的成本又比较高,所以其中一部分入局时间超过一年的人可以有资格成为讲师,为其他线的新人讲课。

讲一节课的报酬在 20~100 元不等,具体的费用根据讲师的口才、租住环境来制定,我的报酬由带看人(A 叔)支付。

一开始 " 老总 " 希望我当讲师,但是我实在过不去心里的坎儿,便以我入局时间太短还需要学习为由推掉了。但在他的坚持下,我还是当上了讲师的讲师,主要培训新任讲师们的普通话和话术,也能挣到一点生活费。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图源网络

在此期间,我爸还在不断地邀请亲友来绵阳,其中有亲戚有朋友也有他的生意伙伴。这些人都是我认识的叔叔阿姨,一方面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深陷其中,另一方面如果他们加入的话,我爸会受到正向的激励,那么我的救助计划更是遥遥无期了。

我决定暗中劝说他们不要参与,时间长了以后,我爸发展不出下线肯定会离开这里。

于是,我在他们听课的间隙,趁我爸和上线不在的时候,我会把我发现的真相告诉那些叔叔阿姨,并且一一指出上课时出现的逻辑漏洞,比如哪些新闻是篡改的、哪些资料是杜撰的,以及他们编造的新时代公司压根就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借着新时代公司的名义为自己牟利而已。

因为他们只是刚刚接触,本身对这件事还有一些怀疑态度,所以我的反洗脑工作一直都很顺利。同时我会拜托他们不要声张,也不要表现出来,安心的听完课后坚决拒绝入局并且离开就好。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在我入局的三个月里,我爸始终没能发展出第二条下线,这使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他的上线一开始还想方设法帮我和我爸发展下线,时间久了以后他也放弃了我们,转而去关注其他下线。而这段时间我们只能靠我当讲师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始终是入不敷出的状态。

家里的生意也不能一直撒手不管,无奈之下我爸只好提出先回家,让我留在这继续发展下线,这代表着我的计划已经临近尾声了,我便打好包票让他放心离开。

等他离开半个月以后,我悄悄的把房子退掉,打包行李买了回北京的票,我给我爸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决定回北京工作了,而他大概也是醒悟了,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嘱咐我注意安全。


误入传销组织,我是如何带着家人全身而退的?

回到北京后,我们俩再也没有谈论过关于绵阳的事情,虽然损失了一些金钱,但所幸我们都安全的离开了那里。

时至今日回想起来,入局之后的那段时间里我也恍惚觉得这件事似乎真实存在,信息茧房效应和从众的心理环境确实会极大地影响人的心智。

现在在网上搜索类似的关键词,已经有大量的新闻报道和揭秘信息了,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那么多的人被骗入局,但比起当时只能搜索到零星的 " 宏观调控 " 新闻,


上一篇:英媒:约翰逊辞职不走人,是想在官邸办婚礼?

下一篇:日媒:警方透露,正调查枪击安倍嫌犯是否具刑事责任能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