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男女情感

我们不可以这样......但......又不可以不要

发布时间:2022-08-30 来源:男女情感 点击:0

明莉,一位人妻,结婚三年,是一家名列百大企业公司里的秘书,身材虽然娇小,但玲珑有致,分配均匀

总是能吸引目光,先生是工程师,经常要出差到各厂巡迴,两人相处时间极短,时间一长,也就习以为常了

尤其先生自小就是漫画电玩迷,经常忽略她,沈迷在漫画之中.....还有着孩子气,忽略的人妻的要求,明莉

总是像个老婆子佣人,一样的,服侍着老公,只好转移注意力培养其他兴趣,来填补寂寞

有天,众人集聚在公佈拦,窃窃私语的讨论着新的人事公告,明莉经过时听到“那么老的实习生能幹嘛“

“对啊!!.都届退年龄了......不知道叫不叫的动啊我看企划部惨了...要养个老太爷“

明莉上前一看人令,原来是公司响应政府人力资源运用,辅导中高年龄层专业人士再就业计画,特別引进了

几位到公司来,分別于业务,企划,以及总务部门,而映入明莉眼帘的,是担任企划部特別助理的统勋......

50岁,未婚.....也不知为何,明莉就独独看着这个名字,慢慢的人潮散去,明莉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继续工作

几天后,新人报到,由主管佈达人令,明莉刚好经过企划部,就顺便看看那位,名字吸引目光的人,是怎样的一个人

明莉倚在门边,看着那位中年大叔,留着及肩灰白长髮,穿着如公务人员般的整齐.身材魁梧,壮硕,一眼犀利的看着

其他人,目光也扫到已在门边的明莉,不知为何的,明莉居然有点奇妙的感觉,低下头的快步离开........

几天后,明莉在茶水间听到企划部人员,再谈论着那中年大叔“沒想到,那大叔如点穴一样,几句话就把部长给镇住“

“对啊!!话少到以为他是哑巴,但一出口,语惊四座.....但还是给部长面子,帮他搬凳子“.“搬凳子“为何

“就是给他台阶下啊“说完嘻笑了起来.....明莉听了,对这人更是好奇了.....就在一次跨部门的会议,明莉注意到

那中年大叔.....就在总经理说话时,特地又提起了响应政府的政策,然后嘉许企划部半年来的积效,是前所未见的

成功,特別提到.....她看了看名单,瞪大眼说“这个刘统勋......这不就是刘罗锅他爹吗“全场一片笑声,明莉看见

中年大叔缓缓起身的说“我们只是同名同姓,我问过我爸,我跟他们家沒关系的,而且我也沒有个儿子叫刘庸,我未婚“

讲完更是笑瘫一堆人,连明莉也笑到肚子痛起来.....总经理要大家保持一下会议的纪律,继续的说“这统勋自报到后

提出建议案超过100个,实际成案,并付诸实施,超过7成,为公司获取利益,为过去年度总和的200%,也就是说,半年内

公司因此获利超越年度2倍有馀......“现场一遍掌声,随后总经理说“我很想看到年度总结,到底会是多少“讲完又是一遍

掌声,接着才进入会议议题,而这中年大叔在会议中,又施展他的点穴大法,无不命中要害的,让许多高层刮目相看

在明莉眼中,这大叔似乎让自己着迷起来,尤其那次跟他目光相对时.......脸红心跳的厉害

在一次的加班中,各部门通宵达旦的忙着结算,明莉倒茶水间准备咖啡要到会客室,看到中年大叔在茶水间里,用着笔电

正在观赏影片,明莉跟他提醒了几次,他都沒有理会,一直到明莉站在他面前,他才摘下耳机的问明莉“有事吗“

不知为何的,只要对上眼神,明莉总是脸红心跳的,明莉藉故的拿出托盘,边摆放咖啡,边说“別人都忙翻了,你倒好

在这里享清福“明莉故意不看她,嘴上说着,而突然的,大叔抓住明莉的手说“我才不想在里面装忙,我又不靠作样子吃饭“

这下不想对眼都不行,明莉居然说不出话,语塞脸红.......静默数杪后,统勋放开手,明莉急忙的端出咖啡,统勋看着

明莉的背影......明莉送完咖啡,即刻往洗手间跑去,看着自己的脸红,想着“第一次接触“坐在马桶上.....感觉私密处

手一摸.....居然溼滑的不行......手指上还“牵丝“此时心跳不已的,居然独自的摸了起来,明莉感到意外的,那阴蒂居然

像着“想要“的时候一样的隆起,阴道口不断的泌出爱液......."是我太久沒作爱吗明明都有慰慰,玩玩具啊!!怎被

他这样一抓就........“明莉抽几张卫生纸,擦着那些泌出的爱液......有点苦恼的说“要是老公出现,我一定马上拖进厕所

强姦他“顺便擦拭着内裤上的爱液,拉上内裤,走出....在镜子前整容,深唿吸......经过茶水间,看着统勋还在看影片

也就掠过.....回到办公室去,继续忙着工作.....眼睛一撇......居然看见统勋揹着包包.....往大门走去.....明莉也不知道

哪根筋不对的,居然追上前去,面对他说“大家都忙翻了,你倒好,居然要回家了,別以为总经理夸赞你,你就随便起来了“

统勋放下包,搭着她的肩说“沒我的事,你是要我演什么装忙我不会,再说也沒要我帮,我不回家,难道要睡这里“

明莉居然怒了起来,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两手握拳的站着直瞪着统勋,统勋不回头的说“如果你想要人陪.

....里头多的是“

看着统勋漫步的走出大门,倒是众人好奇的,明莉为何发这样大的脾气明莉回到办公室......继续作事....连他自己都

都莫名奇妙的......

就在年终大会,看着那“死老头“获奬连连,众人四下猜测,他会不会直接顶掉企划部长得位子.....而明莉心里五味杂陈的

老公又要出差一个月,过年又是一个人,而那死老头又那样的风光........不知自己为何的对他有意见.....痛饮闷酒.....

沒多久,就跑出餐厅的,吐的稀哩哗拉的, 刚好那“死老头“就在一旁抽着烟......明莉擦擦嘴边的呕吐物,站起来走向他说

'你有沒有同情心啊也不会过来看一下,要不要帮忙“明莉走近,仔细看着,这眼里的“死老头“似乎眼眶含泪的

静静的看着手机,明莉绕到统勋的后方,看着手机上的照片“不明究理的问“她是谁“统勋不发一语的起身,离去....

明莉在后面叫着“还沒结束,你要去哪“望着统勋消失在昏暗的街灯下,明莉回到座位,正好老总要统勋上台说两句

但遍寻不着,明莉起身说“他人不舒服,先回家了“老总只好改变话题的继续讲.......在年终大会结束后,众人都续摊去

明莉一个人走在路上,巧遇的在小七发呆的统勋.....刻意的走进去叫他.....统勋看见明莉,也沒吭声,就是那对有点伤感

的眼神,统勋起身准备离去,明莉上前说“你要去哪里“统勋看了明莉一眼说“看电影!!“明莉笑说“都几点了

电影院早关了“统勋头也不回的说“也一个地方叫“MTV听过吧!!“随后统勋拦了计程车.沒想到,明莉居然钻上车

还是在统勋上车前,统勋上车后,问明莉是否是想搭便车明莉兴奋的说“我也想看“两人就一同的往西门町前进

来到MTV,统勋挑了“绿色奇蹟“这部片,由服务人员带进包厢里,明莉看着包厢陈设......说“累了还能睡“统勋说“妳最好

別这样想“他跟服务人员要了几条毛巾,独自的擦了起来......他说“这样干净一点“明莉看了,觉得这“死老头“有洁癖吧!!“

看着影片,明莉注意到统勋看的很痴迷的,上前拿饮料时,却发现了统勋泪流满面的,连自己也鼻酸起来,统勋说了“这部片

我曾经跟她来这里看过......我们不知看过多少次了,虽然后来都是我一个人来看,因为她已经不会再跟我一起看了“

看着统勋低头拭泪,明莉抱着统勋安慰着.....突然统勋放声大哭,说着“她死了........今天下午......她死了..........."

听见统勋哀号....明莉也就跟着哭了起来,抱着他,安慰着,直到统薰心情平復,娓娓道来悲伤的原因,听完,变成明莉大哭

居然是跨坐在统勋身上哭......换成统勋安慰她.....但平復后起身......瞬间的看到一个景象后,羞怯的不敢抬头

因为统勋的裤裆上.......居然湿了........而造成的.......是明莉...此时工作人员敲门进来,询问是否续看,看见了统勋

裤裆上......统勋忙说,刚刚喝饮料上面的水滴到的.....连忙用餐巾纸擦拭着......那黏滑的液体........两人同声的说

“不看了“统勋小声的在明莉耳边说"你刚刚是不是偷小便啊??明莉听了,脸部迅速涨红的说"哪有啊!??"统勋边擦边说

"还黏黏的.......明莉转身的,就前后的离开包厢,结账......统勋沒问明莉要怎样回家,就拦车送她回去.....而明莉似乎

也沒婉拒的........统勋住北投,明莉住象山,下车后,明莉似乎有点不捨,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说“谢谢你,別在难过了“

统勋点头示意明莉看着车灯消失在远方的黑夜里

明莉再睡前想着,统勋是个重感情的人,前女友都分手那样久了......过世时,他都还能哭成这样,如果自己是她女友,应该

很感动.....而睡时的春梦......就沒那样单纯了.....卖力的套弄吞吐,扭腰摆臀的晃着,注目着统勋的表情变化,努力的

让他愉悦,变换着许多体位,尔后的高潮,吞精.......口舌清洁.......吮舔.......让自己起床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床单潮湿不说,内裤早就不知去向,肿而有点刺痛的私密处,硬挺的乳头......起身到浴室,看着身体上的样子........

盥洗后,看着那根电动屌沒力的晃动着,上面的白浆......明莉羞红着脸,但春梦的主角却清晰到不行....心想“如果是真的

我一定爽死......"特地的换上喜欢的内衣裤,幻想着“如果他看见,是否也会喜欢“似乎忘记自己已经是人妻一样,直到

穿好衣服,戴上首饰与手錶时,才回到现实,而明莉居然开始怀疑那婚戒的意义在哪......跟老公相处,一年算下来,不到

3个月,

就更別提做爱这件事,玩具插入的时间,恐怕是老公的数十倍之多......还得忍受孩子气,探了口气,上班去

每天上班的动力......就是看见他......这也是让明莉莫名起来,但就是想见到他.......连夜的春梦.......让她对他更想

更想进一步......进而,明莉褪下婚戒,改戴起婚前的戒指.......似乎.....明莉开始对统勋有着企图........那淫念的企图

有次在杂物间,明莉看到统勋再里头找东西,故意的也挤了进去,明知走道窄小,还要跟统勋这壮硕的身材,擦身而过的

就在统勋经过时,明莉故意的挺胸,让统勋的身体,擦碰自己的乳房.......顿时的闭上眼睛幻想着......如果是统勋那双

大又厚实的双手,如搓着自己有G罩杯的奶.........想着私密处就湿了......睁开眼之后.统勋已经离去,她也自顾的离开

而就这样的,一有机会就碰来碰去,有次终

于让统勋抓到自己的意图,也就在楼梯间.....统勋问着明莉到底想幹嘛,明莉

顾左右言他的,统勋又问了一遍,明莉突然的壮胆说"我喜欢你"统勋靠近明莉的耳边说"妳有老公的......別这样,要不然

会出事的"明莉听完统勋的话,居然勾着统勋的脖子,强吻统勋,统勋摆脱后说"你可以不顾贞操,但我还要作人,想怎样

也要清清白白,用混的,不是我的风格....."虽然统勋教训着明莉,并推开她,但明莉听着.......好性感啊!!!话语中.....

"我就知道,他也喜欢我......"看着统勋离去.....明莉独自暗爽着,盘算着谮样让这大叔掉进自己设好的情网....是性网

就在一次的会议,明莉槓上统勋.....言词尖锐的让在座的人,惊讶不已,最后再会意主持人缓颊下,草草结束会议.......

明莉追着统勋要求解释,统勋不想理会的直接走楼梯上了阳台,明莉就追了上去,统勋在这少有人迹的阳台一角,舒缓着

刚刚的气氛,明莉偷偷的接近,无然的跳上统勋的背,一手居然凑向统勋的裤当乱扒一番......统勋揪下明莉说“看我怎样

修理妳这淫妇......明莉不甘示弱的说“有什么本事盡量的拿出来,老娘就是屄痒......欠人幹!!“说完居然拉起窄裙,

脱下内裤丢向统勋,那修剪有致的阴毛就露出在统勋的眼前,明莉更是拉开衬衫的扣子,露出沒穿胸罩的乳房,一脸淫相

的挑逗统勋“大叔.....你还能硬吗“统勋被激的,拉下裤裆拉鍊,脱出那根还未勃起,但尺寸已经让明莉勐吞口水的

盯着看,明莉心里想着“这下有的痛了,沒勃起就那么大,那勃起可能会把我幹死在阳台......但我愿意!!“明莉发抖的

一步步前进,蹲下,先用乳房搓着阴茎,然后手握着开始套弄,那一握....全身酥痒了起来,发现自己的乳头快速的硬挺

私密处一直流出爱液,正当退去包皮,露出龟头时,明莉心跳了重重的几下,张满嘴的将龟头含入......虽说尿骚味浓

但明莉依旧的含入口中......但舌头无法灵活的动着,因为太大了,突然间,统勋将阴茎推入,还未沒入明莉的唇,就已经

顶满喉咙,明莉盡量放松的让龟头网喉咙去,但实再是难受的呛到,吐出的瘫坐一旁,唾液横流在脸上,统勋抱起明莉

跨坐在自己腰际,直接将龟头顶向阴道口,插入......插入时的痛楚让明莉皱起眉头.....直到顶住子宫颈,明莉无法控制

唾液的流到胸部,任统勋吮舔胸部后,玩起火车便当的体位,被扶住臀部,悬空的明莉,已经任凭统勋抽插....而无法回应

就算高潮一波波的来袭,也全身无力着享受......直到感到统勋的龟头又胀大的叫了出来后,一汩汩精液摄像自己的子宫里

那暖的让明莉全身酥麻的瘫在统勋身上........直到阴茎滑出阴道口,明莉不顾身体无力,起身蹲下的为统勋清洁阴茎

并吸吮马掩上的残精........用着仅有的力气跨坐在统勋身上说“我爱你......你这一幹.......我无法沒有你了....虽然

我们不可以这样,但......已经不能不要了.......你当我是淫妇也好,臭鸡也罢......我跟定你了.....今天刚好是我的排卵日

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受孕.......总之........我~~~爱~~~你“缓缓的起身,拉下她的窄裙,扣上上衣扣子......捡起湿润的内裤

径自的往楼梯处走下,徒留统勋在阳台上.......统勋嘆了口气,起身将阴茎收回裤内,也迳自的往楼下走.....想想....搞了个人妻

下次还是別冲动的好.....回到办公室,同事见到明莉似乎心情好转许多,脸上的潮红尚未全退,还笑嘻嘻的......明莉还说着

到阳台去吹吹风,心情好多了.....直到下班,明力似乎都沒有跟统勋见面,说话.....回到家后,明莉看见老公仍沈迷在漫画与电玩

根本无视明莉的存在.明莉提着晚餐,招唿着老公吃饭,吃到一半,明莉跟老公说"我们生个孩子吧!!趁年轻....."老公居然激动的说

"养孩子多花钱啊!!又是吃喝拉撒........要生你去生,妳去养,我不幹!!"明莉又说"那离婚吧!!反正我们这样跟同居也沒啥两样

也不生小孩,甚至连做爱还要等你有兴趣,有时间!!你当我是什么??你的充气娃娃吗??"明莉越说越气!!老公似乎也沒什么反应的

继续吃着.....只说"房子是我爸妈给的,车子是我奶奶给的,要走,妳带走妳的....."老公以为明莉只是说气话,明利甩头进房,开始整理

老公觉得不妙,进房来安慰,明莉不甩,继续收拾,老公恼羞成怒的将她推出家门,把她的东西也扔的出去,明莉沒有哭泣,反而窃笑着

清点后发现,老公还扔的蛮准的.....明莉打开门,把身上的项鍊,戒指,手錶全扔给老公说"这些我也不要了,我只说一遍,周一在户政

事务所见,不来的是乌龟......."老公见状要上前哀求明莉別走,被明莉甩门......就这样,明莉松了口气.....拖着行李.....回娘家去

上一篇:享受美肉

下一篇:大学女友的出轨_2

相关阅读